大红鹰国际赌场

首页 >  音乐天地

给周冬雨、赵丽颖改过衣的老裁缝,要借互联网为手艺人赢回尊重

发表于:2019-10-08


摘要:谢月生希望,能在易改衣上集结一批裁缝工匠,为他们赢回应有的尊重。

在电影《泰?濉分校?缪莩晒ι倘说男祜S氚缪萋舸杏捅?耐醣η坑泄?庋?欢味曰埃?/span>

徐:你把配方卖给我吧。

王:行啊,我的配方就是,必须我亲自做,不能请人,不能速冻,必须得新鲜出炉。

徐:所以你一辈子只能做葱油饼,你知道吗。

这段对话映射了传统匠人与现代商业的格格不入。但在一个名叫易改衣的互联网平台上,两者却奇妙地结合了起来。创立仅三年,这家公司已在北京、上海等城市开出20多家门店,最近还进驻了天猫无忧购线下服务中心。现在,易改衣集结了100多位经验裁缝师傅,为近50万用户提供无痕改衣服务,其中不乏当红的一线明星。

这家公司的故事表明:现代商业与传统技艺不必背道而驰,互联网的技术赋能让两者可以彼此成就。

“谢Uncle”

这是一双近30年老裁缝的手——瘦小、骨节突出、青筋盘虬,右手中指还嵌着一枚顶针,大多数手指都留着长长的指甲——稍微弯曲的指甲用来勾线、掐边都很方便。

手的主人谢月生,易改衣首席工艺设计师,人称“谢Uncle”,入裁缝行已近30年。

谢月生1973年出生,18岁学徒,师承宁波奉化“红帮裁缝”,刀工、手工、车工、烫工,无一不精,还曾为明星周冬雨、赵丽颖随身改衣,号称“至今没有碰到改不好的衣服”。

谢月生

有本事的人,有脾气也有骨气。做生意开门迎客,“谢Uncle”有自己的原则:客人嫌贵拿去别处改坏的衣服再拿来,要先道歉才行;说好一周改完,提前一天都不行,“我是靠手艺吃饭的人,不会做低三下四的事。”但他又很谦虚,手下100多个裁缝师傅,珍惜得不得了。

所谓改衣,并非简单的缝缝补补,而是无痕改衣——无论缩码、放码、改肩、改腰,改完后通通难觅痕迹。易改衣联合创始人王艺晶说,在欧美国家,Alteration(服装合体修改行业)十分普遍,而移动互联网改衣(半定制)平台易改衣正是要将合体穿着、无痕修改的理念普及开来。

无痕改衣相当在既定的材料、版式、设计风格下完成重新设计,无异于“戴着镣铐起舞”,因为“挑战更大”、“市场空白”,谢月生沉迷至今,很多顾客找到他:“我的衣服终于有救了。”

“匠人,是把这件衣服当作生命来看待,想着怎么去拯救它、护理它,让它更完美。”谢月生说。

技艺

刷刷几剪刀,一条香奈儿白色粗呢套装裤子,就变成几条宽窄一致的布条,操刀的肖师傅下手果断。

这是一套价值数万元的衣服。一个年轻女孩把它拿到杭州天猫无忧购-亲心服务中心的易改衣档口。外套的胸部位置有些黄斑,洗不掉,她想拆掉裤子,在外套上做几圈装饰,遮一下。用来参考的图片,是同一系列的另一款式,改完后,这就是一件“新”衣服。

肖师傅忙活着,把布条用珠针在穿着外套的模特身上固定,头也没怎么抬。“这个不难,都学过。”

谢月生和肖师傅在查看待改的衣服

一旁的谢月生对他的技术也很放心,“这些品牌的衣服我们都改过。”放心归放心,严格起来也不留情面。就在几十分钟前,谢月生才把肖师傅补完的一件白色衬衫挑出来让他重做。这件衬衫破了一个洞,已经没法直接缝合,只能在背面衬一块同颜色同材质的布,车线缝补。

“(他原来)横着车完竖着车,然后打个圈圈车,像坨屎一样。”谢月生车了个花纹,让肖师傅拆掉,按照这个图案重做。“按照那个花纹来做就很漂亮了,不是一个‘烂疤’,整件衣服就很协调。”

与所有的手艺活儿一样,对于手工改衣而言,仓促是最要不得的态度。正如罗伯特·波西格所说,“当你做某件事的时候,一旦想要求快,就表示你再也不关心它,而想去做别的事。”

这件衬衣的缝补不过几十块钱,但在谢月生眼里,这不是钱的事,而是裁缝的尊严和荣誉。

比如,衣服破了一个口,不是简单地缝住就行,一个有工匠精神的裁缝,应该要想到缝合后还会不会再坏。所以,即便是一个简单的缝口,在谢月生这里,也要经历烫衬(加一层衬料再熨烫)加固、车线缝合、烫平一个完整的流程。这样处理后,“怎样都不会再烂了”。

“工业化(做)的东西很枯燥无味,但工匠(做)的东西很有乐趣。”亲手漂亮地挽救一件衣服,对谢月生来说,已经不仅仅是一份工作,而是能够带来由衷的荣誉感的快乐。

因此,哪怕最后可能只得到5块钱,他也会投入全副身心,花上10个小时也不为过。

传承

这种孜孜不倦的态度,是当年奉化学徒时,年逾花甲的师傅教给谢月生最重要的东西。

1991年,谢月生18岁,和堂哥一起走出家门。他们拿着一张地图,从家乡江西赣州出发,先坐大巴到广东韶关,接着去了福建,最后辗转到了宁波奉化。

瘦小的谢月生,攥着36块1毛7分钱,站在27年前的奉化街头,被裁缝店里挂着的西装、旗袍炫花了眼,当下决定:拜师学艺。

谢月生身材瘦小,从小到大一直买不到合身的衣服,都是堂哥给他做。初中毕业后,谢月生跟着堂哥学裁缝。学了两年,自觉不够,听闻奉化红帮裁缝的盛名,这才不远千里来拜师。

{{wanzhanqun_analysis}} {{website_analysis}} {{website_copyright }}